梁晓明诗二首

梁晓明
2021-12-01
来源:中国孔孟文豪网

微信图片_20211201180914.png



伟大

作者: 梁晓明




我走上楼梯

伟大是上面的一轮阶梯

我的呼吸从肺部开始

最后它到达空气的庭院

我坐下来想到一个和尚

面对石头他想了九年

之后他走下山

这时候伟大

是山下的树叶

是他脚踩的每一块泥土

这时候泥土里有蚯蚓和蚂蚁

用蚂蚁和蚯蚓的眼睛来看

伟大是他鞋上的鞋带


我和一个黑人交谈

他翘起大拇指说我伟大

其实他夸奖我说出的汉话

我的话一说出我的嘴巴

越伟大它就离开我越远


我说天空是一条柏油马路

只不过这马路特别宽

他不相信

我就叫他闭上两眼

他睁眼后就伸出大拇指夸我

伟大就拐着弯向我走来


我写这首诗

我抓不住时间

这首诗抓住了时间

我写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时间就这样固定下来


我坐下来

把咖啡放到膝盖上

咖啡的香气升起来

升起来我想到生活这张脸

让它微笑很不简单

这时候伟大挤掉了其他语言

这时候膝盖是一个很高的台阶



科尔沁草原

一一历史上科尔沁草原是成吉思汗封其弟哈萨尔的领地。蒙古语中,科尔沁是"造弓箭者"的意思。



1

让草飞起,一支支腾空、锐利、笔直向前、一直向前,像标尺

把国家的地界划向遥远的天边,是蒙古人马上

骄傲的欢笑,挥鞭、倒下和再度上马

倒酒来,让肌肉雄壮、让奔驰更加

如飞鹰的扫视,向无边的大地

漫延而过,律法在马蹄下

一一划定在帐篷的

柱顶,在马鞭下

让草飞起,让

锐利,锋刃

更加沸腾


像标尺,

让歌声飞起,

让陌生的他乡

成为餐座上丰盛的羊排

拔地而走、呼啸而去、一整个

民族,在黄金的闪耀下沸腾向前

锐利,笔直、成排成阵、雄浑的牛角

在最高的敖包上缭绕在每一位仰望的额头

草在飞、离地而起、锋利和一往无前,或者折断


如此刻,我在江南,在一抹斜阳下

我一笔笔写下这往昔的风光。



2

翠绿的丝绸来自江南,桑叶放不下狼皮的茂盛

一滴雨透射整个夏天,遍地开放

不仅是我的目光,还有舞蹈,

绸巾、多种颜色的忆念

一个她在草中与遍地野花相亲相爱


相亲相爱的还有我们远离的眷属

半夜点灯在手机上写下的你还好吗?

或者你在酒中游到多远?酒海无边,你还在奋臂

划向彼岸?蒙古包与敖包相互对望

有可能随细雨转移到江南?


惦念的阳光从江南一直洒到了草原,相亲相爱

多么沉重,如火烧云把少见的胸脯彻底敞开

无语是草原最初的眷恋,无语也是草原

最终的牺牲,我来了,我看见

在一抹斜阳下,我缓缓坐下

如另一株野草无语端详着

盛装的科尔沁、我记下

如一滴雨,我愿意自己随意的落下在你的脚边



3

我的时间带着我再一次来到草原,科尔沁

这一次我用回忆看你,我用想象的眼睛

把你的全身细细打量,哪是我的衣兜?

哪里又是我狼嚎一般放肆的喉咙?


我用全身的野草遍地安静的依附在你的土地

我和你相依相伴,我和你相亲相爱

可惜太短,一转眼

我又来到了黄昏的江南


如风声,我呜呜的呼喊着野狼的吼叫

可惜我只是在我家那一间小小阳台

虽然把邻居吓得探出头朝我探望

我笑了:我伸出一根手指:

猜一猜,这是一种什么手势?


阅读3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