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键诗五首

杨键
2021-12-17
来源:中国孔孟文豪网

薰衣草.jpg


悲伤


没有一部作品可以把我变为恒河,

可以把这老朽的死亡平息,

可以削除一个朝代的阴湿,

我想起柏拉图与塞涅卡的演讲,

孔子的游说,与老子的无言,

我想起入暮的讲经堂,纯净的寺院,

一柄剑的沉默有如聆听圣歌的沉默。

死亡,爱情和光阴,都成了

一个个问题,但不是最后一个问题,

我想起曙光的无言,落日的圆满,

而没有词语,真正的清净。

没有一部作品可以让我忘掉黑夜,

忘掉我的愚蠢,我的喧闹的生命。

·


灰斑鸠


像一根带血的细绳子,

像一个抱着婴孩的穷母亲。

像窗玻璃上的泥点,

这是那片树林里灰斑鸠的啼声。

风大起来,

湖面昏暗、空阔。

仿佛我的生命

就要显露出来——

·


黄昏即景


经历了火热的夏天

我安静地坐在山坡上,

多么美好,令人放松的荒凉!

山下抖颤的灯火,

像我们接近真理时不能抑制的心跳,

快变成灯吧,

我不想看了,

要让别人看,

我有过日落,

日出的痛苦,

整个白昼和将要黑夜的痛苦,

我悲怆的音调似乎来自余辉下的江水,

但我不想再唱了,

要让它们来唱,

灰蒙蒙的天,

苍茫茫的地,

树木、田野、小河……



小花园


一个喧嚣了太久的人,

当他走进树林,竟然很难平静下来。

三张椅子空空落落的,

风,一阵阵地吹来,

但是什么也没有,

但是什么也没有。

沉稳的群山在远处,勾勒着快活的线条。

你为什么要想像出一座地狱来折磨自己?

哦,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狗叫声,一句紧似一句,

像一块块大石头,在砸向臭水塘。

但是什么也没有,但是什么也没有,

一只买来才三天的小画眉,

飞出了竹笼子,又飞进去了。

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

我们看到的世界是静默的。

哦,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迷路的人,

更不是一个不幸的人,

就像那静默一样,

就像那静默里摆动的树梢一样。

哦,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所以同她在一起生活的恐惧,

像一种经久不散的气味,

我既不愿意沉溺,也不愿意冷漠,

我该怎么办呢?

但是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人有时候连笼子也眷恋,

连一句好听的话,不好听的话,

连用过的一支铅笔,

自己种的一棵柿子树也放不下。

但是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所以什么也不要去想,

安心地睡吧,

睡得像一首歌谣,

睡得像隧道里的列车,

因为什么也没有,

哦,什么也没有——

所以不记住任何东西的心灵运用自如了,

幸福,像月亮周围的一圈圈茸毛,

带着这个印象,我们去睡吧。



纪念一座被废弃的文庙


在日夜流淌的长江岸边,

烟囱的黄烟,

为我们缓缓勾勒,

下雪天暮色的凄凉。

一个个榜样都来过了,

一个个完整的暮色也来过了,

就像这幢只剩下十几根大柱子的建筑,

从来没有被我们理解过。

雪地里裸露的铁轨,仿佛穷酸的孤儿,

这穷酸一直延伸到远方,

让我看见那站在枕木上,

两颊落满煤灰的乡下妇女。

她就像深埋在地的灵秀的长窗,

像死去的文庙里砸碎的石碑,

要求我们俯在雪地上回忆,

用这漫天的雪花,用湖面上的两只飞鸟。

它们上下追逐,

像长久以来的失落。

为了抚平这种对立,

一个个榜样都来过了。

攀升的台阶通向的圣贤的所在,

传不下去了,

高耸的杉树融入灰色的天空,

这是我们再也写不出的一首硬朗的诗。

为什么我会不安,

看着那石碑上,

用娴静的书法撰写的“孝”字?

为什么我要注视这自由的雪花?

在暮色一样消歇的大地上,

几扇歪歪扭扭的长窗,

几个砸碎的石狮子,

只是一阵封建的残余。

人们在寂静中交换着蔬菜和钱币,

装卸工把冻僵的猪肉甩向卡车。

白口罩下,为大雪而生的女孩子,

人们依然有为一场大雪而生的眼睛。

在日夜流淌的长江岸边,

寂静的雪花为我们缓缓勾勒着,

这个小城的暮色的凄凉,

这是我们用苦水盼来的一场大雪。



杨键(1967- ),当过工人,曾游历新疆等地,多年研究佛教,现在家专事写作。

阅读21
分享